Day 7 | “平遥之夜盛大举行” 青年导师徐峥大师班“与新导演同行”

10月17日,平遥国际电影展在“站台”露天剧场隆重举行了“平遥之夜”典礼,本届电影展各项荣誉得主最终揭晓。


典礼上,韩国电影大师李沧东被授予“2018卧虎藏龙东西方交流贡献荣誉”,与中国香港导演杜琪峰一起,成为本年度获得该项荣誉的两位导演。“平遥国际电影展是一个纯粹、特别的电影展,来到这里之后,我终于明白了贾樟柯导演为什么要在平遥创办电影展。”李沧东说。


三位外国新锐导演分获罗西里尼荣誉

 

罗伯托·罗西里尼荣誉由罗伯托·罗西里尼家族于平遥国际电影展设立。其中罗伯托·罗西里尼最佳影片得主为印度电影《索妮》,该片是导演伊凡•埃尔的首部剧情长片。罗伯托·罗西里尼最佳导演由塞尔维亚导演奥格根•格拉夫获得,《空间》也是这位导演的长片处女作。此外,罗伯托•罗西里尼荣誉•评审荣誉被授予《幻土》,该片为新加坡导演杨修华的第二部剧情长片。


《索妮》导演伊凡•埃尔、《空间》导演奥格根•格拉夫与《幻土》导演杨修华分别对影片主创与平遥国际电影展表达了感谢,罗伯托·罗西里尼的儿子、电影人伦佐·罗西里尼为三位荣誉得主颁发了奖杯,作为罗西里尼家族的代表,他感谢了所有电影人和平遥国际电影展:“看到这么多的优秀电影人在这里相聚,我的父亲一定会很高兴。”


罗伯托·罗西里尼荣誉由评审团从“卧虎”单元中评选出,最佳影片将获得2万美元奖励,其中1万美元奖励给电影导演,用于下一部作品的发展,1万美元奖励给该片的中方发行公司;最佳导演将获得奖金1万美元,用于导演下一部作品的发展。


华语影片大放异彩

 

本届平遥国际电影展上,华语影片《过昭关》包揽三项重磅荣誉,不仅导演霍猛荣获费穆荣誉·最佳导演,该片男演员杨太义也斩获费穆荣誉•最佳男演员,成为平遥国际电影展首位影帝,这是78岁的农民杨太义第一次出演电影,他质朴真实的表现征服了评审和观众。此外,《过昭关》还获得了华语新生代•青年评审荣誉。导演霍猛则表示,今天是重阳节,杨太义上台时自己激动到热泪盈眶,并表示还会继续与杨太义合作。


此外,白雪导演长片处女作《过春天》也包揽了两项荣誉,分别为费穆荣誉•最佳影片和费穆荣誉•最佳女演员,该片主演、新生代女演员黄尧也成为平遥国际电影展首位影后。这是黄尧作为电影人获得的第一个荣誉,她在现场激动地感慨:“大学毕业两年多一直很难找到戏拍,如果不是白雪导演带着‘佩佩’找到我,我可能还是待业的闲散青年。”她再三感谢导演白雪:“发现了不太起眼的我,并相信不太自信的我”。


《过春天》导演白雪十分动情地说:“我本科毕业后,用了10年时间寻找生活,一直在寻找一个非说不可的故事,直到《过春天》的故事出现。”她认为:“电影只有找到了它的观众才算走完了自己的旅程,如今,我们在平遥找到了自己的观众。”


本届平遥国际电影展青年导师徐峥特地到场,为费穆荣誉得主颁发了奖杯,他特别提出,平遥国际电影展与其他电影节不同,为年轻电影人提供了更好的平台:“现在越来越多年轻人怀揣着想要成为电影人的梦想,感谢贾樟柯导演提供这样一个平台,希望年轻人可以从这里出发,登上梦想的舞台。”


费穆荣誉由费穆评审团在华语新生代、卧虎、藏龙或其他单元的华语处女作或第二部影片中评选而出,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演员、最佳女演员四项荣誉。最佳影片将获得奖金 12 万元人民币,其中 6 万元奖励给电影导演,用于下一部作品的发展,6 万元奖励给该片中方发行公司,最佳导演得主将获得奖金 6 万元人民币,用于导演下一部作品的发展。


发展中电影荣誉全新升级  6个产业项目共获41万现金奖

 

第二届平遥国际电影展“发展中电影荣誉”全新升级,入选发展中电影计划的6个优质电影项目最终斩获荣誉。其中,陌陌发展中电影计划•最佳影片为藏族导演松太加的《拉姆与嘎贝》(15万元现金奖),陌陌发展中电影计划•最佳导演被授予了执导《慕伶,一鸣,伟明》的黄梓(8万元现金奖),陌陌发展中电影计划•评审荣誉则由张大磊的《蓝色列车》(5万元现金奖)获得,此外,杨平道的《裂流(失落的天使)》获发展中电影计划•添翼计划荣誉(5万元现金奖),叶谦的《蕃薯浇米》获发展中电影计划•无限自在荣誉(5万元现金奖),山西本土制作、常标的《森林》则斩获发展中电影计划•又见平遥荣誉(3万元现金奖)。


《裂流(失落的天使)》的导演杨平道感慨:“昨天有法国媒体采访我问在中国拍艺术电影靠什么生活,我说靠信用卡生活,有奖金的荣誉真是太棒了。”《蓝色列车》导演张大磊特别提及,剧组里有许多山西人,主演梁景东也是山西人:“有了这项荣誉,这辆‘列车’会开得更快。”


来自中国各地的高校学生代表及年轻电影创作者组成的青年评审团,从“华语新生代”单元入围影片中选出“青年评审荣誉”,由《过昭关》获得。


影片《过昭关》(导演:霍猛)获华语新生代·青年评审荣誉


此外,国际作者和作曲者协会联合会(CISAC)在平遥国际电影展设立的视听作品版权保护贡献荣誉被授予法国戏剧作者和作曲者协会SACD(Société des auteurs et compositeurs dramatiques),平遥国际电影展艺术总监马可·穆勒则在仪式上接受了由平遥县县长石勇授予的“平遥荣誉市民”称号。另一方面,“平遥之夜”上也正式公布,平遥国际电影展的举办地平遥电影宫因其“融合了新旧元素,历史与现代交汇,创建了出色的改造策略”以及“在原本的工业设施中创造出了人的生活场所”,获得了WA中国建筑奖城市贡献荣誉,平遥电影宫设计师廉毅锐当场对山西晋中平遥,尤其是平遥国际电影展和贾樟柯、王怀宇表示了感谢。此外,平遥国际电影展合作伙伴代表、汾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秘书、汾酒文化学院院长王涛也上台致辞。


10月17日,第二届平遥国际电影展进入第七天,平遥电影宫内依旧在高密度首映优秀影片。《幻土》《红花绿叶》《过韶关》《爱欲故事》《一个不落》,以及特别放映的青年导师之选《风语咒》先后与观众见面。


洛迦诺金豹奖得主《幻土》PYIFF亚洲首映

 

17日上午,“卧虎”单元入围影片,第71届洛迦诺国际电影节金豹奖得主《幻土》在小城之春厅进行了亚洲首映,导演杨修华与主演宏荣和郭月在发布会上分享了影片创作构思过程与拍摄感悟。


《幻土》讲述了在新加坡打工的中国建筑工人王必成失踪,警探奉命调查,发现王必成的好友也离奇失踪。警探追查下去,也陷入了梦幻迷离的状态。影片汇合社会写实与黑色电影的类型,触碰到新加坡社会底层外籍劳工的生存问题,填海工地上是无根漂泊的空虚。这是一个迷宫式的故事,在想象与现实之间摇摆不定。


电影围绕外籍劳工的故事展开,被问及创作初衷,导演杨修华称,新加坡一直在从其他国家买土壤填海来扩大国家陆地面积,生活在陆地面积不断扩大的国家引发了他的思考。因为很多填海的建筑工人都是外籍劳工,因而外籍劳工也就成了影片的主要故事线。


谈及影片中的符号和隐喻,杨修华阐释道:“黄色的沙子是主要的形象,主人公填海的时候每天面对的就是黄沙,是被掩埋的寓意。”他进一步解释:“这些建筑工人20多年来一直在建设新加坡,但无法融入主流社会,是游离在社会之外的边缘人,而新加坡成了一个经济奇迹,黄沙也有一种流动的、非常不稳定的状态。”


演员郭月分享了自己参演《幻土》的过程。郭月喜欢脱离现实以外的一些东西,跟导演认识后通过微信聊天,感觉到一起合作可以创作出好的作品,因而选择参与该片。谈及角色挑战最大的部分,郭月打趣道:“这个角色是一个比较中性的女孩儿,她应该有一个女朋友,遇到王必成后就变得很娘,我的角色就要随之调整,既娘又man感觉挺好。”


 两部印度佳片连映 引发关于女性主义探讨

 

“网络电影之选”影片《爱欲故事》的导演之一阿努拉格•卡施亚普在新闻发布会上分享了与美国Netflix网络公司合作带来的改变,该片在17日晚于平遥电影宫进行中国首映。


《爱欲故事》由阿努拉格•卡施亚普、祖雅•阿塔、迪巴卡•班纳吉、卡兰•约翰四位印度导演执导的短片组成,从不同层面探讨了印度电影中鲜少触及以女性为主的爱欲题材,刻画了丰富生动的女性形象,探讨了现代印度的爱、性和欲望的关系,由美国Netflix网络公司发行。


印度宝莱坞的电影体制多为小规模,此次《爱欲故事》是与Netflix合作,谈及其中的不同,阿努拉格•卡施亚普坦承:“线上平台赋予了我很多自由”。印度虽然有很多电影,但非主流的创作空间并很大,通过与Netflix的合作,更多人可以看到他的作品,观影模式和创作也更自由。


被问及院线观众和线上观众的区别,阿努拉格•卡施亚普称,印度的院线观众很多没有工作,他们有时间排队看电影,而线上观众很多是工作繁忙,喜爱电影的人,他们可以更加自由轻松地选择自己喜欢的电影。


17日,另一部印度电影《索妮》也在平遥电影宫进行亚洲首映,该片导演伊凡·埃尔,主演格蒂卡·维得雅·奥恩,以及制片人金希·辛格、卡尔凯蒂耶·辛格在新闻发布会上分享了该片独特题材的创作经过。


《索妮》是伊凡·埃尔的第一部剧情长片,便入选了威尼斯国际电影节“地平线”单元。故事聚焦印度社会针对女性的暴力罪案,讲述了年轻基层女警索妮与上司在德里一同接受调查不同的女性暴力事件过程中遭受重大阻力的故事。电影以一场一镜营造出真实迫力,将社会低下层女性受到压迫的问题表露无遗。


影片有两位主角,且都是女警官,谈及背后原因,导演伊凡·埃尔说,选择女警官为主角是因为她们很特殊,一方面要打击犯罪,另一方面可能会受到罪犯的骚扰。至于为什么有两位主角,他坦诚这也与自己内心存在的冲突有关。


主演格蒂卡·维得雅·奥恩透露,之所以选择拍摄这部影片,是因为“独立电影让我们更加真实地展现自我,说出想说的事情,不受其他因素影响。”


三部华语影片全球首映  青年导师之选《风语咒》展映

 

17日,霍猛执导的“华语新生代”单元入围影片《过昭关》在平遥电影宫进行全球首映,影片讲述了一个老人带上孙子千里探友的温情故事,电影仿佛如一场关于成长与生亡的对话之旅,以“过昭关”喻指人生,是难得一见的中国乡村公路片。


此外,山西导演郭啸执导的“从山西出发”单元入围影片《一个不落》也在平遥进行全球首映,该片讲述了一个相当具有烟火气的扶贫故事。


值得一提的是,特别活动“平遥之夜”也在17日晚隆重上演,届时,作为“平遥之夜”影片,中国第五代女导演刘苗苗最新力作《红花绿叶》将在“站台”露天剧场进行全球首映。该片以乡村题材着手,不同的是,把镜头对准到了中国西北的回族村落,真挚地展现了这片土地和穆斯林居民们。


此外,作为青年导师之选,优秀国漫《风语咒》也在平遥电影宫进行了展映,该片由知名影视动画导演刘阔执导,讲述了失明少年郎明救母,并用上古秘术“风语咒”守护世间的故事。

 

17日的学术活动同样精彩纷呈,除了重磅的青年导师徐峥“与新导演同行”大师班外,上午还开展了一场视听作品创作者版权保护主题论坛,论坛由国际作者和作曲者协会联合会(CISAC)与平遥国际电影展共同主办,平遥国际电影展创始人贾樟柯、CISAC亚太区总裁吴铭枢与华东政法大学教授王迁共同就当今版权保护现状与问题进行了探讨。


贾樟柯强调,举办这个论坛的目的是为了使青年创作者建立起版权保护意识。他为国内青年导演的版权意识感到担忧,“虽然国内颁布了相关法律,但是我们的青年导演并没有保护自己版权的意识,这些需要讨论,要建立一种意识上的认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论坛上,各位嘉宾还特别谈到了国外视听作者版权保护的路径,欧洲很多国家的版权法已经有了保证作者从对其作品的使用中获得报酬的条件,这反而会促进电影行业的发展,对于激发作者们的创作热情也有帮助。


在华东政法大学教授王迁看来,如果按照现在的著作法,电影作品作者的收益都是通过与制片者签订的合同来获取,而不是直接获取,对相关作者的权益保护还是不够的。


青年导师徐峥平遥国际电影展畅谈演员、导演、监制三重身份 大师班“与新导演同行”

 

10月17日下午,第二届平遥国际电影展青年导师徐峥现身平遥电影宫“小城之春”厅,开展“与新导演同行”为题的大师班,众多年轻电影人早早开始排队候场,再次掀起本届电影展热潮。

 

大师班上,徐峥畅谈自己的从影经历,以及自己对演员、导演以及监制三重身份的不同认知;同时,他与电影导演贾樟柯展开真挚对谈,探讨如何作为监制扶持青年导演。贾樟柯盛赞徐峥在与新导演合作时非常细心,甚至称徐峥为年轻导演的“保姆”。徐峥则称,自己是自然而然走上与新导演同行之路的。与青年导演的沟通过程中,他发现自己“可以成为导演和制片人当中的桥梁”,由此他开始逐渐介入影片创作,尽量给予青年导演帮助。

 

在徐峥看来:“演员有一点很重要,你一定要有一次自信的机会,哪怕这是一个很小的段落。”在上海戏剧学院读大一时,他通过在生活中的细致观察,穿着父亲的衣服和爷爷的围巾在汇报演出中演了一位老头,这场表演获得了周围人的认可,每个人见面都说“你演得太好了”,这件事成了他自信的来源:“后面所有对于表演的喜爱和热情,都源于这种自信。”徐峥说。

 

另一方面,他认为:“电影导演其实是一个负责生产的人,更像一个厂长,很清楚每个部门应该怎么样工作,该怎么样组织大家去干活。”而作为监制,徐峥十分尊重青年导演,除了尽己之力给予帮助而外,最终决定权应该还是在导演那里,对导演要有一个敬畏。在与青年导演的沟通过程中,徐峥发现自己可以告诉制片人导演好在哪里,也可以告诉导演怎么做会更好。由此,他开始逐渐介入影片创作,并开始给予青年导演帮助。

 

此后,徐峥以《我不是药神》为例,分享了该片大获成功的经验。作为监制之一,他与宁浩的工作分工明确,宁浩负责前半段的开发,他则为拍摄和后期的营销和宣发传想办法:“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合作方式”。

 

平遥国际电影展创始人贾樟柯特别谈到,平遥国际电影展以致力于推动年轻导演成长、发掘电影新人为己任,从第二届开始设立青年导师,寻找与年轻导演合作密切、并热心于推动年轻导演成长的资深电影人,来到平遥与青年电影人进行交流,而徐峥自然成为今年的不二人选。

 

作为中国知名导演、演员,徐峥凭借《泰囧》和《港囧》先后刷新中国电影票房纪录,一举建立极具个人风格的电影类型。徐峥最新监制并主演的影片《我不是药神》斩获超高票房和口碑,此外,他也一直身体力行扶持青年导演,以监制身份,先后与程耳、宁浩、杨庆、陈正道、宋灏霖、任鹏远、苏伦、文牧野等并肩同行。




作者:平遥国际电影展 发布日期:2018-10-19

影片报名

媒体注册

宾客注册

观影购票